《世界树》——彩虹小镇(2)

摘要:
冷慕逸看着怀中娇羞的牧澜,忍不住用一副霸道的口吻说着,听着,这辈子,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而我亦只会是你一个人的。前言{一}灯红酒绿的酒吧里,各种形形
色 色的男女彼此贴紧着身子,以寻求刺激。而空气中, …

月光如雨,洒落在彩虹小镇里,让这个夜晚平添了一份梦幻般的色彩。

冷慕逸看着怀中娇羞的牧澜,忍不住用一副霸道的口吻说着,“听着,这辈子,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而我亦只会是你一个人的”。

一处酒馆里,郭彪正在仰头大口喝着酒。他经常到这里来喝酒,而且是不给钱的那种,酒馆老板也是无可奈何,要钱的话可能损失更加严重,还不如给一桶酒由其喝去,顺便在心里诅咒他最好能喝死掉。

<>前言

洛清炎躲在一颗大树旁看着窗户里面郭彪的身影,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匕首。他早已想好了,等一会郭彪喝醉从这里离开,他就偷偷跟上去从背后一刀将其刺死!他不停在心中计算着下手的步骤。

{一}

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洛清炎的指尖,他的呼吸有些沉重,手心布满了汗水,他握了握手中的匕首,时不时的向酒馆内张望。

灯红酒绿的酒吧里,各种形形 色
色的男女彼此贴紧着身子,以寻求刺激。而空气中,无一不充斥着一股含着情
欲的暧昧气息。

终于,他看见郭彪走到吧台要了一瓶酒,醉醺醺的向外面走来。

不过,有一处角落却略显得安静,乍一看之下,略微偏僻的角落里,坐着三位男子,其中坐在沙发中间的男子长得浓眉大眼,加上拥有一副硬朗的面廓,性感的薄唇,再配上那似有若无的微笑,可堪称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吧。若所料不错,此人便是混迹于黑白两道并且活得风生水起的冷慕逸。

见郭彪出来,洛清炎精神一震,死死盯着他走出酒馆。门口的灯光有些昏黄,拉长着郭彪歪歪斜斜的影子。

这时,坐在冷慕逸左边的一个男子突然开口道,“冷哥,近段时间你来这里就只是为了坐着看这些人群么?”

洛清炎慢慢跟在后面,抓着匕首,紧闭嘴唇,甚至连牙齿都死死咬住了嘴唇。真当刺杀一个人的时候,哪怕这个人十恶不赦,他还是忍不住神经紧张。

听到自己手下弟兄的话,冷慕逸只是侧过头对着他笑笑,但却一言不发。

郭彪晃晃悠悠的走在小道上,这里灯光已经照射不到,然而今晚的月光格外明亮,依旧可以模糊的看清周围的环境。

于是,左边的男子向右边的男子眨眼询问,但同样的,右边的男子很茫然,遂只有耸耸肩,摊摊手,表示毫不知情。

洛清炎尾随在后,觉得是时候下手了,他的手有些颤抖,内心再做最后的挣扎。然而,一幕幕让他愤怒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,他用力握住匕首,快速奔向郭彪。

对于此两人暗地下的小动作,冷慕逸未看在眼里,他只是眼神专注地盯着酒吧的入口,似有些兴奋和期待。

“啊!”

终于,当视线触及到那抹熟悉的纤细的白影时,冷慕逸邪恶地拉扯住嘴角,然后,用手比了个枪的手势,指着那抹影子,笑道,“我的猎物,来了。”

郭彪一声大叫,匕首瞬间刺在了郭彪的腰上。他转过身看着洛清炎,面目扭曲都狰狞,如同丛林里愤怒的野兽。

扔下这句话,冷慕逸起身向前走去,空留下,身后目瞪口呆的两男子。

“是你这个可恶的小鬼!我要把你抓起来折磨致死!”

{二}

此时的郭彪甚至想要怒吼,本就愤怒有人敢偷袭他,又看到偷袭的是一个小鬼,这让他感到出奇的愤怒,甚至觉得直接一巴掌拍死都不解恨。

牧澜头疼地看着这段时间一直反复出现在她面前的冷慕逸,又惊又怒道,“喂,我说你怎么回事,我认识你吗?我们交情很好吗?你干嘛在我上班时间把我硬拉出来,你不知道,我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份工作,要是因此被辞掉,我跟你没完。”

洛清炎此时大脑一片空白,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。面前的人没有被他一刀毙命,这让他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,站在原地看着面前如同魔鬼般的郭彪。

冷慕逸看着面前这张喋喋不休的小嘴,顿时觉得有趣,情不自禁地,开始调侃道,“小妞,你问完了吗?现在是不是该我说话了,啧啧,你知不知道,你发怒的样子,很可爱。”

感受着腰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,郭彪的酒倒是醒了一半。他慢慢向着洛清炎走去,如同一头发怒的野兽。

听罢,牧澜的一张小脸瞬时染上一抹酡红,但却依旧咋咋呼呼道,“我可爱不可爱,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啊。告诉你,以后,以后别打扰我工作,不然,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洛清炎见郭彪向自己走来,终于回过神来,转身就像回跑去。然而他过于紧张,慌不择路,刚跑两步就重心不稳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“哟,小妞儿,你是想怎样对我们冷哥不客气呢?不怕跟你说,咱们冷哥名声响得很,即便是警察局的局长,见到我们冷哥,也得卖几分薄面。”此时,冷慕逸的两个弟兄走出来,看见冷慕逸很有闲情地逗弄牧澜,所以他们也忍不住开口戏谑一下她。

郭彪怒笑,他现在心里只是想如何虐待洛清炎。他走过去抓住洛清炎的头发,一下便将他提了起来。

谁知,冷慕逸听完这番话,立刻凤眼微眯,然后,对那两男子训斥道,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

洛清炎顿时感到头皮剧痛,这个时候,他反而冷静了下来。因为,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活不下去。

任谁都看得出来,此刻的冷慕逸已经在愠怒了,何况是跟随冷慕逸多年的兄弟,因此,两人无奈的相看一眼,只好选择闭上嘴。

“小鬼,你可真有种!竟敢刺杀你彪爷!”

饶是再傻的人都已经感觉了眼前这几个人的强大气场,而牧澜这般聪明,又岂会猜不到冷慕逸是干什么的。所以,牧澜只好收回思绪,然后,对着冷慕逸淡淡道,“我不管你是怎么认识我的,也不管你要怎么样,我只想告诉你,我不想和你牵扯出什么关系,因为我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,你应该懂的。”

郭彪怒声说道,直接甩手,将洛清炎扔出十米开外。然后从腰后将匕首拔了出来,放在眼前看了看,舔了舔上面的鲜血,有些狰狞的笑了笑。

说完那句话,牧澜扬长而去,那一刻,她承认,在猜到冷慕逸身份的时候,她有些失望,或许,她骨子里对这些古惑仔还是害怕的吧,所以才想要保持距离吧。

洛清炎毕竟年龄、力气尚小,匕首根本没有他想象的刺的深。

而冷慕逸却无视牧澜的话,执念着追上去,拉住牧澜的手,充满关怀地说道,“牧澜,酒吧里什么人都有,你最好辞了这份工作,我只是想要关心你,保护你而已,我冷慕逸向你发誓,我对你,绝对没有非分之想,真的,请相信我。”

郭彪走到洛清炎身旁,一脚踏在他的胸口,洛清炎顿时痛苦大叫,他的胸口传来剧痛。

牧澜的心,忽然被冷慕逸的这些话牵绊着,可是,思前想后,牧澜终究残忍道,“是吗?那好,如果要我相信你,那么请你以后别出现在我的面前,Do
you under- stand ?”

“就这么一把玩具刀也敢来刺你彪爷?”

说完这句话,牧澜用力甩开冷慕逸的手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郭彪啐了一口痰,一脚踢向洛清炎肋骨,让其又是飞出去数米远。

冷慕逸揉揉发疼的眉尖,看着牧澜离去的背影,竟发起呆来。站在他身后的两男子,见此,终究开口道,“冷哥,你还好吗?”

洛清炎此刻已经感觉自己要昏迷了,只是身上传来的剧痛让他还保持着一丝清醒。

半晌,冷慕逸似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冽,然后,朝身后的两男子摆摆手,以示没大碍。

“清炎!”

{三}

洛峰从远处边喊边跑,洛清炎一直没有回家,他便担心出事,这才出来寻找,路过这里,正巧看到郭彪一脚将洛清炎踢飞,把他骇的快速跑来。

牧澜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么快就会有一个不速之客找上门,而且还是一个长得极其妖艳的女人。也对,像冷慕逸这样背景复杂的人,难免会有许多人关注。只是,不知,此人是冷慕逸的敌人,还是,所谓的情人。但,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?遂,牧澜摇摇头,试图想将这些烦人的思绪赶出去。

“爷爷,你快……走。”洛清炎有些无力的喊道。他知道郭彪不会放过他,此时他的爷爷出现,定然也没有好结果。于是努力喊着,希望他的爷爷可以快些离开这里。

所以,牧澜并不想再无端惹出什么事端出来。因而,看着眼前这个叫冷絮儿的女人,只好冷漠地对其下了逐客令,“这位小姐,我们近日无怨远日无仇的,你何必用如此排场来压制我呢?我只是一安分守己的普通市民而已,和你们这些大人物生不出什么事情来,所以,若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,请回去吧,我还得工作。”

“郭彪,你大人有大量,放过这个孩子,他还小,什么都不懂,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,我带他给你赔不是。”洛峰站起身对着郭彪快速说道。

可是,眼前的这个叫冷絮儿的女人好像并不打算轻易地饶过她呢。这不,冷絮儿猛然伸手扼住牧澜的下颚,从妖冶的红唇里吐出一团白雾,牧澜被烟雾熏得有些难受,因此,变得躁动起来,从而,嚷道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又是你这糟老头,真是晦气!你的孙子刚才用这匕首刺杀我,你觉得我能放得了他么?”

听到牧澜语气中的颇不耐烦,冷絮儿的嘴角完美地朝上弯了一下,然后,似是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你听清楚了,不是我想怎样,而是你想怎样,说,你和冷慕逸是什么关系?”

郭彪怒笑,他看见洛峰就很不舒服,刚才又被洛清炎刺伤,更是一肚子火。

牧澜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话似的,讽刺道,“笑话。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?顶多,就只有个数面之缘而已。”

“既然你的孙子那么喜欢玩刀,我就教他到底该怎么玩。”郭彪说着又向洛清炎走去。

冷絮儿似是不相信,“那他凭什么要对你这么在意?凭什么还暗地里吩咐他的兄弟保护你,啧啧,此举动是深怕你会出什么意外似的,更说明了你们之间超乎寻常的关系,你还敢跟我打哑谜?哼,你明明就是在说谎。”

洛峰见此,顿时拉住郭彪的胳膊,他知道这个恶人肯定不会放过洛清炎,只得抓住他的手臂央求其饶命。

牧澜承认,在听到冷慕逸此番为他的话后,心微微地颤动。可是,更多的却是恐慌,这一刻,牧澜恨不得在心里狠狠地咒骂道冷慕逸,“你个天煞的,这下好了,如此一来,这些人更不会放过我。”

“滚开!老东西!”

冷絮儿见到牧澜这样一幅胆颤心惊的模样,心情大好,以为,很快就能从她的嘴里套出些什么。谁知,牧澜却偏偏故作淡定地对她说道,“如果,如果你这么想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,何不妨亲自去问他。”

郭彪一脚将洛峰踢开。这一脚虽没全力,但也不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可以承受的了。洛峰飞倒在地上,嘴角溢出一缕血迹,就差昏死过去了。他慢慢爬到郭彪的脚下,抱着郭彪的一只小腿,含糊不清的求饶着。

冷絮儿听罢牧澜这句话,瞬间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,“唔,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也罢,既然他冷慕逸对我寡情薄意,我也得让他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。”

“砰!”又是一脚,洛峰倒在一旁,再也爬不起来。

牧澜慌了,破口大骂道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别乱来,不然,冷慕逸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说着,复又乱喊了起来,“冷慕逸,救我,快来救我。”

洛清炎见此,目眦欲裂,艰难的爬起身,愤怒的冲向郭彪。然而,郭彪一拳直接将其趴在地上。

或许冷絮儿等的就是这么一句话,于是,朝着身边的手下吩咐下去,让他们将牧澜五花大绑,带往城南郊外的一间汽车废弃厂去,并且让他们提前在周围设伏,只待冷慕逸前来送死。

洛清炎身上的骨头已经折断,全身剧痛,已经难以再爬起身。

看着窗外昏暗的天色,冷絮儿眼中突然惊现一股决绝的神色,“冷慕逸,我得不到的,谁也休想得到。”

“小鬼,没死就好,彪爷可还没玩尽兴呢!”

{四}

郭彪晃着手中的匕首,月光下泛着冷冷的白光。

“冷哥,冷哥,不好了,不好了,出大事了。”这一看,不就是当日在酒吧里坐在冷慕逸左边的那个男子吗?只见他此刻正气喘吁吁地朝着冷慕逸又比又划的,而冷慕逸却似乎对他这样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,只好冷声问道,“韩风,究竟怎么一回事?你冷静下来,慢慢说。”

“呦呦呦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好不容易长舒了一口气的韩风,听见此话,竟然还有心情开起玩笑,“冷哥,如果你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话,估计,你就淡定不下来了。”

黑夜里,几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,为首的那人穿着一件黑色风衣,嘴里随意的念叨着。

冷慕逸直觉嗅出了一股不安的味道,好似,他知道这件事可能和他有关系,准确来说,他好像猜到了是牧澜可能遇到麻烦了,于是,冷慕逸直接切入主题,“韩风,是不是牧澜有危险?”

“咦?是你啊,老伯。”

还没等韩风开口,从门口又走进了一个叫刘允的男人,他看着冷慕逸说道,“冷哥,你所料不错,牧澜确实遇到麻烦了,她被冷絮儿带走了。”

为首那人看到倒在地上的老人,蹲下说道。洛峰看见来人,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话,只是根本难以说清楚。

果然,冷慕逸的眼中掀起了一股狂风暴雨,他冷声问道,“牧澜被带到哪里去了?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你不用说了。艾妮,过来给老伯治疗。”

刘允道,“城南的一家汽车废弃厂。”

“好的,老大。”

冷慕逸一听完自己想要的答案,马上拿起外套穿上,然后,边往外冲,边向身后人说道,“韩风,刘允,我先去,你们带着弟兄们随后跟来,如果到时候我还没有出来的话,就指望你们了。”

一个女子走到洛峰身旁,蹲下身子为其检查身体。

听罢,两人异口同声道,“冷哥,我们知道了,万事小心。”

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们几个。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开,别在这里多管闲事。”

{五}

郭彪看清来人后怒笑说道。刚才在酒馆被这人洒了一身酒,只是小揍了这人几拳,没想到现在又出现在这里插手他的事,让他更加气恼。

冷慕逸开着红色法拉利式的跑车疾驰在通往城南郊外的高速道上,镜中映射着他发红的眼睛,其实已经出卖了他心底的恐惧,他唯有暗暗祈祷,“牧澜,你一定不能出事。否则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这个孩子也是,伤的这么重。”

当眼看着冷慕逸的车子进入废弃厂的视线,冷絮儿手下的那些小喽啰匆匆跑进去报告,“小姐,来了来了,冷慕逸来了。”

穿风衣的男子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郭彪说话,自顾自的走向洛清炎身边。

冷絮儿的眼睛立刻爆发出一股激动的神采,而后似想起什么,又问道,“他带了多少人?”

郭彪见此,心底顿时怒气升腾,大吼一声就冲了过去,他现在想直接轰杀了对面这个人。

那小喽啰道,“小姐,只有他一人。”

然而风衣男子一闪,直接抱着洛清炎出现在了洛峰旁边,并将其交给艾妮处理伤势。

一旁被打得遍体鳞伤的牧澜听到冷慕逸竟然真的只身前来,顿时,眼泪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,然后,又抑制不住地呓语道,“你为什么这么傻?你为什么会来?不该的,不该这样的。”

郭彪望着拳下空荡荡的地方,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