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首《钗头凤》,此生是不完整的憾

摘红英

图片 1

  赵汝茪  

《钗头凤》原名 《撷芳词》相传取自西汉政和间宫苑携芳园之名。

  DongFeng冽。红梅拆。画帘几片飞来雪。荧屏悄。罗裙小。一点怀恋,满塘春草。空愁切。何年彻?不归也合明显说。长安道。箫声闹。去时骢马,何人家系了?

《古今词话》云:”政和间,京师妓之姥曾嫁伶官,常入内教舞,传禁中
《撷芳词》以教其妓。人皆爱其声,又爱其词,类唐人所作。张都督帅金奈,蜀中传此词,竞唱之。却于前段下添’忆忆忆’三字,后段下添’得得得’三字,又名
《摘红英》,殊失其义。不知禁中有”撷芳园”,故名”撷芳词”也。”

  那也是代拟思妇怀人、伤春怨别的小说。以“比”“兴”手法,富情于景,婉约地写情,和用“赋”的一手,直叙压抑,直白地写情,两个结合,是它的醒目特征。词章中,用语自然、浅白,迹类口语,能够观看诗人学习民间词,从当中吮吸滋养的线索。

陆务观因词中有”可怜孤似钗头凤”句,改名
《钗头凤》。双调60字,前后段各30字,上下片各七仄韵两叠韵。

  “东风冽。红梅拆。画帘几片飞来雪。”那是以景语起兴的写法,其目标是写出大自然的节气风景对二心所引发的那种激动。梅花迎寒而放。开于孟阳,其时春寒料峭,故以“冽”字状写东风。“冽”不仅仅是世态炎凉之感,也会有能力之感,含有动吹之意。从当中也透揭露词中女主人公的观念心得。“拆”是拆除,是萎缩,是衰败。一会儿,红梅已渐次凋落。红梅是美好青春的象征。“红梅拆”暗意着青春易逝,女主人公对青春易老的痛惜和殷殷。“画帘几片飞来雪”,凋落的春梅有如翻舞的雪片有几片吹落在闺阁的画帘上。那是触景伤情,惹人忧心的光景。那意境与“梅花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舞”庶同。三句内在联系紧凑,文势连贯,流走如珠。以上写的是物候,是大自然的景色。上面转至写闺阁情景。银幕,尊贵的屏风,词中代指深闺。一个“悄”字,将女主人公寂寞、孤独、未有欢喜的新闻向人传告。无论大自然的山山水水,照旧闺阁情境,都以让人离愁的。“罗裙小”,即衣带渐宽之意,相当于人憔悴之意。因为人憔悴了,原有的行头显得肥大了,只好新制生龙活虎种相当的小异常的瘦的罗裙。所以“罗裙小”是“憔悴损”的委婉语。史达祖的《三姝媚》也造有相类的意象,“讳道相思,偷理绡裙,自惊腰衩。”原来“罗裙小”,是红梅零落、春光易逝的自然碰到和闺阁岑寂、落落无欢激情着主人变成风流洒脱种心境障碍、精气神儿调节却不可能疏通而形成的,根本原因是心灵丛生着离愁、纠葛着相思,但诗人只用形象喻示,不作迳直表白,直到片末,才亮出“一点回想,满塘春草”,那是故意蓄势的主意手腕。如水满平湖才恍然开闸,弓如端阳才让箭离弦,指标是想摄取骇人耳目、力穿重甲、摇人心旌的措施效果。“一点牵记”,从词章上说,是对“罗裙小”原因的发表;从写法上,是直吐胸怀。“满塘春草”,从词章说,是对“一点相思”的形象刻画;从写法上说,是以“比”写情。诗人“赋”、“比”并用,情景相生,使全片立时生出亮色。相思如满塘春草的比喻,形象婉丽新巧,含义隽永绵长,堪当篇中名句。

图片 2

  诗人在上片主要以物之形象为感发媒介来写情的底工上,下片,改以直接的陈说来表述女主人内心的爱情,则是“赋”的花招了。或许那是为着更坦直地发挥怨情的急需。为此指标,诗人还将相比较雅丽的语言改为相比较直爽就如口语平时的言语。“空愁切。何年彻?不归也合鲜明说。”第一句,处于承先启后的岗位。“空愁”亦即离愁,是有爱人送别后,虚度春光,心地空虚,风流倜傥种心灰意冷的忧心;“切”,指时刻萦绕于心,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令人“凄悲凉惨戚戚”,难以排除和解决的这种情形。“彻”,有贯穿结底、完、尽之意。何年技艺终止呢?那是女主人公饱尝离愁,不知其尽头时的自省之词,是于煎熬、忧愁中想急迫蝉衣却又无助的繁杂心思的外露,语气沉痛。真个绘身绘色,如闻其声如见其人,语言有极强的心思穿透力,能唤起人心理兴发的巨浪。“不归也合明显说”,那是爱极而怨的诘问,直爽类真,确肖妇人含愠怨恨口吻,“也合”生机勃勃词,尤有风姿。但不论女主人是何等苦苦挂念期盼,所思者照旧石沉大海,既不回去,也不寄鱼雁演说,那就务须引起驰念者的疑猜。“长安道。箫声闹。去时骢马,什么人家系了?”这是存疑之词。“长安道”,未必实指,只是指代所思者所去的场面,是如曾为帝都的长安相近,是舞台暖响,丝竹盈耳的红火爆闹之地,其间烟柳狭斜在劫难逃。词中以所思者乘坐的骢马被系,来喻所爱者沉迷花柳,或移情别转,另有所欢,悬揣那才是有家不归的原故。凡多情女人,都怕作如是的测度,也不愿那样测算,但临时候又一定要作那样的推理,个中微妙的祸患之情,很不便言语道之。诗人却借貌似旷达的淡语相问,将这种难过之情表述得触手可摸,可以知道她对语言的通晓,自有一种特有的才份。

《撷芳词》

  那首词,不用故事,用语浅近,近似口语,但发幽烛微,极富情致,而清新自然,仍然是减轻风味。写法上则比、兴、赋三体并用,将思妇那复杂委婉微妙的情丝写得透顶。因而可以看到,在散文的作文中,赋、比、兴三体原无轩轾分别,关键在于作家能不能深远把握并能成功地传达出心灵和情感的兴发、感动的生命。(邵璧华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

唐 无名氏

风摇荡,雨濛茸。

翠条柔弱花头重。

春衫窄,香肌湿。

纪念年时,共伊曾摘。

都如梦,何曾共。

拾分孤似钗头凤。

关山隔,晚云碧。

燕子来也,又无音信。

赏析

那是一首描写壹位闺中少妇想念她山水相隔的夫婿的情诗,也毕竟深闺之怨诗。

景象相隔,天色将晚,最可恨那蓝天白云下,又飞来了成双的雨燕,而你要么未有一些消息。昔日的光明可能都以美好的梦一场吧,且看现近些日子作者孑然壹位,真像钗上的那只孤零零的女儿花凰。而你又在哪吧?

陆游

红酥手,黄縢酒,

满城春色宫墙柳。

东风恶,欢情薄,

少年老成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

错、错、错!

春如旧,人空瘦,

眼泪的印迹红浥鲛绡透。

桃花落,闲池阁。

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

莫、莫、莫!

赏析

那首词写的是陆务观本人的情爱正剧。

陆务观的原配内人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个金枝玉叶唐氏(有一些人说唐氏即陆务观的三嫂唐琬卡塔 尔(阿拉伯语:قطر‎。成婚以后,他们“伉俪相得”,“琴瑟甚和”,是风姿洒脱对情投意和的恩爱夫妻。不料,作为婚姻包办人之风流浪漫的陆母却对孩子他妈产生了厌嫌恶,逼迫陆务观休弃唐氏。

在陆务观百般劝谏、央浼而无效的气象下,几人到底被迫分开,唐氏改嫁“同郡宗子”赵士程,相互之间也就音讯全无了。几年未来的三个青春,陆游在家门山阴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,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。唐氏布署酒肴,聊表对陆务观的问寒问暖之情。陆务观见人感事,心中感触很深,遂乘醉吟赋那首词,信笔题于园壁之上。

唐琬

世情薄,人情恶,

雨送黄昏花易落。

晓风干,泪痕残,

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,

难!难!难!

人成各,今非昨,

病魂长似秋千索。

角声寒,夜阑珊,

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,

瞒!瞒!瞒!

赏析

唐菀是国内历史上常被大家聊起的美观多情的天才之大器晚成。她与大散文家陆务观喜结良缘,夫妇之间伉俪相得,琴瑟甚和

后陆母对那位儿媳甚是不满,恐陆务观由此而疏间功名,荒凉学业,逼着陆务观休妻。陆务观对阿娘的干预采用了敷衍的神态;把唐置于别馆,时时暗暗会晤。不幸的是,陆母开掘了那么些隐衷,并利用了断然措施,娶王氏为妻,终于把那对有相恋的人拆散了。

唐后来改嫁同郡宗人赵士程,挂念里仍思念陆务观不已。在贰次春游之中,赶巧与陆务观相遇于沈园。唐征询赵同意后,派人给陆送去了酒肴。陆感恋旧情,怅恨不已,写了享誉的《钗头凤》词引致意。唐菀则以此词相答。听他们讲在之后赶早,唐菀就郁郁而终。

《摘红英》

宋 赵汝茪

东风冽。红梅拆。

画帘几片飞来雪。

银屏悄。罗裙小。

或多或少回想,满塘春草。

空愁切。何年彻。

不归也合鲜明说。

长安道。箫声闹。

去时骢马,什么人家系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