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风清浅,一杯红酒飘落了夜的缠绵

都市里的乡村

一个人的夜晚,忽然很茫然,不知该怎样度过这长夜漫漫,坐在咖啡店,用一杯可乐冰冷我的思念,音乐响着残忍的缠绵,心却不能安静的夏天。试着看窗外小溪流水潺潺,灯光倒影的水面波光点点,回忆在流水中浮现。我不敢回眸看你温柔的脸,只怕忘记也是一种疼痛的思念,从春天到夏天却用了一个世纪的眷恋。

龙 郁

晚风清浅,思绪随风飘散,当心中只剩下一片黑暗,是不是还会有你可以在一起分担。我学着习惯没有你的习惯,可你给的习惯已让我无法改变。温柔渐渐疏远,你的依恋我的眷恋,都变成模糊的视线,下个路口是否还会遇见?相见恨晚相恋太难,我知道你的不舍是默默无言,而我也只能假装看不见,任泪水在暗夜里潸然。

废墟上的瓜秧

咖啡厅内,灯光迷离,双眼朦胧,这是一种似醒似醉的状态,有时候,人生有时候需要朦胧一点,来淡漠心底的那份落寞和无奈,有时候,朦胧会让人感受到与世无争的那种默然的姿态,也许这才是最美的人生与情怀。不争名利,不予情感,不解风情。就这样朦胧着一颗淡淡的心,淡淡的情,淡淡的情怀……

在拆迁工地的废墟上蜿蜒

很多时候,当你想找个人陪的时候,你就会发现,有的人不能找,有的人不该找,有的人不想找,还有的人根本就找不到。这就是人生的矛盾,这就是矛盾的人生。

随便哪块破砖烂瓦动一下

暗夜,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那是掩饰不住的悲伤,是痛到无力的挣扎,是梦里失落的童话,是疼痛对爱的表达,是双眸凝结的冰霜,是星空飘落的雪花,是枕边淋湿的秀发,是默默割舍的牵挂,是言不由衷的潇洒,是心雨放逐的天涯……

当长藤上结出了真正的金瓜

一个人静静地对着夜晚……

活 路

缠绵,若清露打湿的无眠,倾诉,若深夜灯火朦胧的眷恋。夜的寂静穿过星空聆听风语轻咽,思念无声挂在窗前,等一轮明月剪裁写满情话的诗签。每一落笔的晶莹都是一个梦的期盼,每一回眸的闪烁都是一缕爱的温暖。等你,为前世的诺言,携手相诉柔肠寸断和一往情深的绝恋,而希望若风过柳岸,花开却与你擦肩。

不管你听起来是否觉得纠结

一杯红酒飘落了夜的缠绵!(优美散文 www.duanwenxue.com)

一群拿着瓦刀、锯子、毛刷的人

灯火,暗淡了月下的酒色,嫣红,漂染岁月不堪的冲动,将思念滴滴饮进喉咙,吞不进的落寞,哽咽着挡不住流逝的年华,散发出浓郁的苦涩和诱惑,将人生分装进几瓶红酒,醉了痛了醒了,泪光,晶莹着夜晚的暧昧与朦胧,将一叶漂泊灌醉。心纠结着现实与梦想的交错,不忍将杯中的月色吞没,任清风浅唱轻和。

但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就是上帝了

灯光,割裂了夜幕的伪装;酒杯,斟满了闪烁的星光。挂在窗前的梦,将黑夜点亮,温暖穿过玻璃窗,散落在演唱歌曲的电视墙。斑驳的霓虹醉了梦的遐想,翅膀在舞动的旋律里自由飞翔。

布谷,在城市的夜空鸣叫

路边,汽车的引擎,低缓而缠绵,仿佛是对夜晚的抒情,车灯射出的光,透过窗纱印在蓬顶,迷惑着双眼的瞳孔,微熏的朦胧,等待一轮皎洁的月开启梦的憧憬。安静,微弱的蝉鸣,伴随心的韵律跳动着诗的深情,夜空那嫣然的一抹深红,是酒的浓郁染透了夜色散发的激情。温柔点亮辰星,醉了心的美景是夜晚挡不住的流星。

但没有人会闭门推开窗前月

夜色下,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淡淡地感受孤单和思念……

埋在日子中的农历并不重要

只听见高一声低一声的鸟叫

忙了一天的人们懒得翻一个身

唯工棚的灯陆续亮了……

我,以及一些描写

史劲松

城市的风筝

澳门微尼斯人娱乐,雁叫无声。只有三月的亮风

在记忆的断层中心摇摆不定

他是想捕捉到三月的尾巴

安庆,三月的菱湖

在安庆,在三月的菱湖公园

试听,那江轮甲板上的欢呼声

花儿们,那稚嫩的小鼻孔

风的颜色在菱湖的裙摆底下

夜长春

阎 晋

就住在一条生烟起火的小巷

教堂、钟声、霓虹和江水

用以保持苦涩与甜蜜的距离

是谁,用金属一再敲出木质的声音

满街的玫瑰唤不回一个醉鬼

也留不住,一个执意远走明天的心

如同一个早已知晓的结局

集美听海

孤独,曾把白云的骨头根根敲碎

那坚锐的骨头像飞天的雨

淋湿了我花开花落的一年四季

人生谁不是彻夜孤行的旅者

千里万里,用心追着我飞

情不自禁叫出我名字的星光

黄葛树在城里扎根

何真宗

为何被遗弃 抑或被特意安排

在城市里 终于扎下了根

一只野鹤

停留在三峡移民纪念馆的窗前

像似在寻觅食物 又像在

它展开翅膀 想要飞进来

野鹤这个动作 我用手机

闪烁的城市

简云斌

小 寒

小寒三日。天地合,以雾霾相许一生

读《金石录后序》。关心李清照再嫁

在这个黄昏开始掩门,吞下维C

抚摸她的碑帖,流离与白发

偶尔向雨水提及那个春夜,那次醉酒

结 束

闪烁的城市,尖叫的汽车

奇异的梦

夏 维

未来城

菊花开。她在院子里,就像在乡下时一样,

剥花生,洗菜,喂金鱼——

第八个太阳来自诗中,树枝啊,

树桩和乌鸦都取得平衡。

她把椰果平放在银器中间,

银色的果肉似乎追忆过什么。整齐的树桠,

她想到花蕾,想到一只完整的椰子。

有洁癖,一天要洗很多次景物。空白的格子。

复制:准确地把房间分割为星光。机器。南北。

相对的是爱上他或者离开他。

在地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